Clémence Faivre 喜欢自由马术表演。师从Mario Lurashi 和 Francisco Bautista 等多位骑术大师之后,她便带着自己极有马术天 赋和戏剧逗乐才能的马儿们开始了舞台表演。Clémence 或许是世界 上唯一一位不需用缰绳,就可以用自由表演的方式展示古典马术和高 等马术的女骑师。古典马术的原地踏步(Piaffe)、空中换腿(Flying Changes)、高等马术的直立腾跃(Courbette)、西班牙步(Spanish Walk)、西班牙骑术(Doma Vaquera)等不同风格的动作都是她 擅长的表演内容。

Clémence 喜欢伊比利亚马,对卢西塔诺马更是情有独钟,在她眼中,这 种马俊美、聪慧、宽容、勇敢、严谨又不失敏锐的感官力。她现在驯养 着7 匹表演马,一匹栗色的带有阿拉伯血统的葡萄牙种公马Gotan、一 匹淡香槟色的优雅的葡萄牙种公马Adagio、一匹极具表演天赋的威尔士 小型马Romeo,以及其他4 匹小马驹。
(上左)具有阿拉伯血统的葡萄牙种马Gotan,在Clémence Faivre 的骑乘下正在表演直立腾跃 (Courbette:马匹以后肢直立于地面,前肢举在胸前,用两个后肢支撑连续跳跃)的动作。
(上右)威尔士小型马Roméo 正在和它的主人翩翩起舞,这是一匹极具表演天赋的马。
Clémence 的马儿们愉悦并同时充满激情和豪气。她从来不摆布它们,而 是更乐于去引导它们。Adagio 只有4 岁,可是已经能够用马蹄有节奏地 打节拍了。"它正在为一场新的演出做着准备,不用缰绳的时候,它能 表现得更好,"Clémence 面带微笑地说道,"不干扰它,它就会尽情地 表现。"
(上图)Clémence 与马儿Rajah 在自家花园席地而卧,相拥小憩。
她师从雅典奥运会盛装舞步的铜牌获得者Rafael Soto。还结识了Francisco Bautista,“他没有Mario 名气大, 但他教了我很多很多。” 她从 Francisco 那里深入学习了高等马术和自由马术表演的知识。“Francisco 只需花一年的时间就可以将一匹马送入高等马术学校,让它做西班牙骑 术或是进行自由表演。他能给每一个问题找到一个解决方案。如果没有 遇到他,我可能得花许多年的时间才能达到同样的水平。他使马儿们变 得美,把它们塑造成艺术品。”Clémence 认识到:“以前我过多地用手 而不是腿。如果要马自由表演,应该更多使用腿。”之后,她还学会了“因 马制宜”。“这是Mario 告诉我的。但我理解得还要透彻,因为每一匹 马都有一个敏感的点。比如让一匹马做前蹄踢蹬的动作,你得触摸它的 球节;而对于另一匹马,你可能得拍它的屁股。”
(上图)在西班牙桑卢卡尔- 德巴拉梅达(Sanlucar de Barrameda)的海边,Clémence 正在骑乘马匹 Rajah 表演前肢起扬,她用的是侧鞍。
她在德国举行的一场大型中世纪骑术表演中担任了主角。演出圆满结束后,她在回 国途中惊喜地邂逅了Gotan。“这是一匹非常特别的马,我不知道还会 不会遇到第二匹像它这样的马。我是在一个遛马场上发现它的,本来我 想要找的是一匹小马驹,但我被这匹马的表情吸引住了,我第一眼就爱 上了它!我非常喜欢它的目光,温柔又兼具活力。它当时还很小,而且 因为有伤口还有点一瘸一拐的,但是我坚持把它买了下来。”
(上图)Clémence 正在自家的花园训练Gotan 从左向右、从右向 左跳转的动作,这可以用来训练马匹躲避进攻的小牛。
自由表演的奥秘何在?“答案就是时间。我花大量的时间和Gotan 在一 起。我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才将它训练得能够够做到我到哪儿它就跟到哪 儿。开始的时候,我用缰绳牵着它。后来我就完全忘了给它佩戴缰绳。 尽管它是一匹很有个性的马,但我也能够让它在群马中做该做的动作。” 与其说Clémence 是在驯马,不如说是她在魅惑它们。她的马儿们并 不一味地屈从于她,而是在她的魅力的驱使下对她言听计从。不只是 Gotan,Romeo、Adagio 和其他的马驹可以为了她的一个指示或是一个 信号,等上几个小时,它们眼里只有Clémence,它们完全被她的魅力给 迷住了!
(上图)Clémence 伏在Roméo 的身上,想要同它一起打个盹儿。
内容摘自:《马术》2012年4月刊  [文/赵颖]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