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刊马画欣赏—叼着水烟骑马出行的辛格
印度焦特布尔的昆巴沃特-凯萨里-辛格在仆佣环簇中叼着水烟骑马出行
1810-1820年左右 纸面水粉画 30.1cm×22 cm
伦敦,皇家亚洲协会,托德收藏馆

出色的骏马前肢高抬,旁若无人的自满态度与其背上高傲威严的昆巴沃特-凯萨里-辛格如出一辙。他坐在马背上纹丝不动,吸着水烟,表现出贵族特有的冷漠与宽容。而他静止不动的坐姿则突出了坐骑所具有的巨大力量。那时,贵族骑师按照非正式的礼节带着随从骑着骏马出行的题材广受欢迎。同时,这类题材也突显了他们的高大形象。
印度气候复杂,草场条件不好,不适于养马。尽管如此,印度仍出产了几种值得关注的马种,例如马尔瓦尔马。这种马与众不同,拥有典型的内翻耳,深受印度西北部传统统治者的喜爱,受到了几乎与它们的贵族骑师同等的尊重。马尔瓦尔马大概源自非常普遍的蒙古矮种马,是蒙古矮种马与土库曼斯坦的沙漠马及里海地区的阿拉伯马杂交的结果。
2011年4月刊马画欣赏—骑着白马的死神
威廉-布莱克(1757-1827年)
1800年左右
纸面水彩画,运用墨水、灰色透明颜料
39.3×31.1 cm
剑桥,菲茨威廉博物馆

苍白的马背上骑着死神——四骑士(出自《约翰启示录》,分别象征瘟疫、战争、饥馑、死亡)中的最后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有名字的骑士。传统绘画作品中,这匹苍白的马儿总显得十分虚弱、消瘦、疲惫不堪,象征着衰败、疾病和死亡。与此相反,布莱克这幅作品中的苍白色马线条厚重、写实,似乎雕刻在大理石和岩石上,契合古希腊罗马时期的作品及古老的浅浮雕和哥特式雕刻艺术的传统。但是,艺术家富有智慧与生命力的想法赋予了这幅作品独特的、积极向上的风格。因此,他笔下的骏马显得强壮而非虚弱,但仍然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它惊骇地张大了嘴,牙齿暴露,突睁的大眼中饱含畏惧之色,已被吓得发愣而不知所措。 恐怖、不祥这一主题非常切合富有想象力、充满智慧的布莱克。无论是他的文学作品还是他的绘画作品在当时都饱受误解。他曾提及,他在孩提时看到过天使和修道院士的幻影。在创作中,他常从神秘的、不可思议的元素中汲取灵感,并释放出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所感受到的心灵中的黑暗力量。
2011年6月刊马画欣赏—红马之浴
红马之浴【1912年】 古斯马-佩特罗-沃德金
布面油画:160×186cm 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莫斯科

围绕这幅非凡的作品有许多不同的解释与理解,但该作品中这匹巨大的赤兔马所表现出来的壮观的气势是无可争议的。这也是观赏者看到这幅巨大的布画时的第一印象。特别是这匹赤兔马所展示的热烈、活泼的性格,所蕴含的精力,轻微转向观赏者的头颅和它充满魅力、生动的眼神非常吸引人。这幅画是一幅真正具有吸引力的作品:它提出问题,却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佩特罗-沃德金的所有作品都展现了自然的精神。他不仅将宗教作为作品题材,而且也创作了大量以世俗内容为主题的作品。但后者意义更深远,并激发人们超越素材的反省及沉思。红马之浴这幅画色彩层次变化非常明显,先将位于画面中心位置的马儿着以明亮的鲜红色,当它潜入象征精神的湖水中后淡为橙色,最后经过宗教的洗涤之后则变为白色。
2011年8月刊马画欣赏—马球运动
莫卧儿画派——马球运动
沙阿版本(国王的书)中的一幅小装饰画

马球是世界上最古老、最耗力的马术运动形式中的一种。它应该产生于公元前5世纪波斯国。当时,波斯马品质极佳,娇小但行动迅速,激起了邻近游牧民族斯堪特人的忌妒。古希腊罗马时期,马球运动盛行于东方国家。Polo一词源自藏语pulo,意指一种植物的根茎。最初的马球就是用这种植物的根茎雕刻而成的。而它在中亚各地区发展成为多种适于在荒野进行的运动,比如马背叼羊赛,至今阿富汗仍举行这种比赛。比赛规则简单,最多可以有100人参赛,大家骑马奔驰,争抢一只羊。大概是来自西北的穆斯林和东部的中国人将马球运动带入了印度。一经传入,它迅速受到印度人的欢迎,在印度最东部的小城邦曼尼普尔非常流行。当地还出产了一种小型马,身材娇小,行动敏捷,非常适合马球运动。
2011年10月刊马画欣赏—孟加拉赛马
加尔各答画派(19世纪)
孟加拉赛马 1830年左右
纸面水粉画,有银色效果 27.3cm×44.5 cm

印度赛马传统悠久,可以追溯到16世纪。当时,男子骑着矮小、结实的印度乡村小马疾驰在坚硬的土地上,发出强劲的"得得"的马蹄声,所过之处扬起一片尘土。渐渐地,这种运动越来越规范,越来越有竞争性。同时小马也被具有东方血统的骏马——阿拉伯马、波斯马以及评价很高的卡提阿瓦马和马尔瓦尔马所取代。18世纪末期,赛马受到军官的喜爱,逐渐转为纯种马间的竞赛。
为了进一步规范赛马运动,以及为了宣传这项运动,1803年成立了孟加拉赛马俱乐部。它与英国的赛马场保持密切的联系,英国的报纸也常刊登印度的赛马比赛结果。早期,赛马比赛在早上举行。人们享用过一顿丰盛的早餐后,就可以观看赛马比赛了。但赛马骑师享用不到这顿丰盛的早餐。
画中的三匹骏马正向着终点疾驰。蓝色的骏马显得坚定、果敢,骑师敏捷地转身,注意观察自己的竞争对手。中间的骏马看起来仍有机会获得胜利,与此相反,最外侧的骏马已经灰心丧气,放弃比赛了。这三匹骏马的性格特点都体现在它们的眼睛中——虽然笔法简单,但极富表现力。
2011年12月刊马画欣赏—马戏团
乔治·修拉(1859-1891年)
马戏团 1891年 布面油画 185.5cm×152.5cm 巴黎,奥塞美术馆

著名歌舞表演厅红磨坊的所有人——奥勒和齐德勒购买了图卢兹·罗特列克的画作《费尔南多马戏团》,并将其挂在了走廊。在那儿,乔治·修拉看到了这幅令其赞赏不已的作品。他辞世前所创作的最后一幅伟大作品也描绘了类似的场景,只是缩小了白色骏马在画中的比例。这幅作品也从费尔南多巡回演出的马戏团中获得过灵感。这个马戏团是由它的团长——马术表演家费尔南德·比尔特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
修拉与一些象征派画家以及美学家查尔斯·亨利之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这幅作品中也可以发现他们各自对修拉的影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自修拉去世后,象征主义者开始回避谈论他的作品。
这幅画作并未完成。画家去世后,这幅画在独立沙龙举办的展览上受到的赞赏也并不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