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  李艳阳]     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下飞机,向北驱车一个半小时,在弗里斯兰省所辖的一个叫Bears的的村落,虽然仅有一百四十户人家,但却养着四百多匹马。这里也是全世界著名的VDL运动种马公司的所在地。2011年4月,在荷兰难得的风和日丽中,我们应邀来到这个马场参观,并亲历了年度马秀的精彩。

仅仅出于个人爱好,原本养牛的公司创始人Wiepke van de lageweg 在1972年买下了第一匹繁殖用马。四十年间,VDL已经发展成为今天全球性的家族企业,用公司总经理老杰克的话说:"老板Wiepke van de lageweg对育马有独到的天分,他的传奇能力就是挑选优秀马驹的敏锐眼力。一匹刚刚几个月乃至才出生的马驹Wipke 就知道它未来能否成为一匹好马。"在我后来和Wiepke数次交流中,他一直在重复优选马驹对于育种产业的重要性。
老板的敏锐眼力我无从见证,但一家人的勤劳远见我的确有所感受。在VDL马场一进大门的马厩门板上刻着这样的一行字,"双手扶着犁,看着远方,不要想过去的事"。这对于致力于育马的人的确是耐人寻味的一句话。
种马展示活动在下午2点准时开始。利用提前到达会场的时间,我们参观了VDL的育种实验中心和马匹治疗中心。这里的马匹治疗中心配备了手术室、X光室以及相应的治疗设备。像人的健康有医疗保障一样,马也同样需要健康护理,这对于马术和育马产业都是至关重要的。联想到国内在这方面认知的欠缺,人才的匮乏、微薄的资金投入,让很多运动马在生病后因为得不到及时治疗而失去生命,可见,我们需要努力推动的还有很多很多。当然,现在很多国内马界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马术产业应该是一个巨大的链条,马匹兽医的保障是其中重要的环节。
下午2点,随着开场背景音乐的渐起,wiepke和他的夫人站在室内马术馆布置的临时"舞台"中央。如同一个设计师发布自己的年度个人作品一样,他们要展示的是家族在新的一年里的育马"作品"。简单的开场后,主持人用典型"赛马腔"直接进入主题——颁布VDL年度最佳养殖会员户,评判的标准是根据在过去一年里拥有VDL种马血统的马在世界范围内马术比赛或马秀上取得最好成绩为参照。按照荷兰温血马协会和VDL的说法,就是通过各种机制让每一个育种户受到鼓舞,即使是没有雄厚资金和昂贵公马的小型育种户一样可以通过知识与经验以及辛勤劳动成为优秀的育马会员。
母马和幼驹展示是体现一个种马场繁育能力的手段,从母体和幼驹颜色和结构中可以看出优选遗传的科学性。这个长流星的小马结构匀称,动作敏捷,刚一上场就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很多优秀的繁育者都善于寻找和发现有潜力的马驹。虽说从幼驹到优秀运动马需要面对很多环节,风险比较大,但价格较之成年马也相对有优势。
年轻公马出场永远是充满活力,散发着自然野性的力量,展示着雄性悍威。有经验的牵马师可以轻松控制惊险局面,让马充分展示其步伐、平衡、性格等多方面素质。当然牵马展示也需要强悍的体力和跑步能力。因为即便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三圈下来保证也是气喘吁吁。
每年VDL大约会出生带有KWPN血统的幼驹70多匹,同时他们还会在其他马场选购优秀马驹来充实马场的血统,这样每年马场都可以保证有约200匹新马。经过逐年优选,留下最具有运动天赋的马并在四岁时依据其舞步或是障碍天赋开始训练。在年度选秀后,选出其中优秀的后备力量。经过甄选,仅有少数的几匹马有资格被送到荷兰皇家温血马协会进行种马测试,获得配种资格。这也是荷兰皇家温血马协会能够在最近几年的运动马领域保持优势地位可靠的制度保障。
同障碍展示的力量和惊险不同,舞步展示的是一种与音乐配合起来的和谐与美感。人的骑姿挺拔、动作舒展、指令准确;马的动作轻快、步伐有弹性,变换准确,整场下来行云流水,全无半点牵强。这两张照片显示的是一匹舞步马在运动时和静止时的状态。
在VDL访问期间,我们也应邀参观了荷兰皇家温血马协会(KWPN)。协会执行官Johan Knapp告诉我们,协会目前拥有超过30000名的会员。协会的主要工作是登记注册世界范围内的KWPN马匹、制定繁育标准、推广荷兰温血马产业。协会只有会员,没有自己的马场,也不参与任何马匹买卖的交易。其每年组织两次会员活动,一次是二月初的的种公马选秀活动,一次是7、8月份的母马和小马的展示和拍卖会。
当雄浑的音乐再次响起时,VDL最著名的几匹种公马由Wiepke 的三个儿子依次牵入。这个镜头把老Wiepke和他的儿子以及VDL最好的种马定格在一个画面中。两代人共同的目光所在就是这个家族引以荣耀的骏马。马秀年复一年、育种日复一日。是一个家族的传承,几代人的共同的事业。成千上万的普通繁育户的坚持才能成就今天运动温血马的辉煌,也成就了无数普通人对马的梦想。
这是观众席里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老先生目光犀利地注视着场地里的马,行家里手在此总能有所斩获。
马匹展示之间穿插着活跃气氛的小丑表演,当然也离不开马的主题。


分享按钮